第十二天:攻破塔楼

image

INIT正在撤退。

联军的攻势完全不知道疲倦,我们在金牛座交战期间增强了接近20个星系,其中5个在出增强的时候完全没有抵抗。源泉就像沸腾了,到处都有零散的战斗和被增强的建筑。唯一给予INIT和他们租户安宁的是各处大型,超大型太空堡垒,至少目前是如此。这些堡垒外已经少见人巡逻,变得比较冷清。金牛座里除了最后坚持的侦察员,没有普通成员在这里和联军周旋。霍夫比本地已经很多天没有看到红名了,帝国似乎承认,北方大门被攻破了。

image

Dark Shine(INIT总指挥):你们明白长久的防守源泉是不可能的对吧,我们一个联盟对抗整个联盟群,而且我们已经做的很棒了,将他们限制在外围,但这不是可持续的。

image

源泉入口2个星座全线失火

在欧洲时区,源泉联军增强了L-A星系马金尼斯势力铁壁,Killah Bee带领混编队伍400人,INIT做了象征性抵抗就放弃了,同时D4KU跳桥被击毁。凌晨4点,源泉基础设施出增强,Pando的反抗策略是组织了70个kikimora去无人机区击杀了4条大白鲸。飞龙座里AC2E-3, PNQY-Y相继无抵抗的落入PH之手。

进入美国时区,蓝螃蟹在萨特继续每晚进攻1-SMEB跳桥,如果帝国不予以回应,他们就增强1-SMEB的基础设施中心,如果帝国的回应太过软弱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原来蓝螃蟹在增强跳桥之余围绕它做了几十个战术坐标,他们用狙击塞纳波落地开火然后带跳,蜜蜂的见习FC们不是很熟悉这种游牧民族打法,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蜜蜂第三次ping才有经验的指挥官用炸弹T3和探针拦截清理掉了这帮小海盗。此时蜜蜂已经损失超过5b,更浪费了上百人的时间来对付15人。

John Hartley实属帝国劳模

还有另一位联军特别喜爱的帝国指挥官,那就是INIT的Blurkus。他的水平和脾气完全不相称,却是美洲时区唯一常驻的活跃指挥官。只要他在,联军任何骚扰都可以很快看到反应舰队,通常这些舰队准备不够充分,援军不够快,所以我们能够每次消耗敌人的时候顺便消费一票KM。上午九点,KVN星系,星城面前的跳桥再次被攻击。这回发起互动请求的是虫洞联盟红螃蟹,他们用15条希尔波拉斯开始增强跳桥,联军在泰坦边等待投送,NCPH两支缪宁队伍,WC的寒鸦队都等着INIT的反应。INIT继续披挂上阵,同时KVN靠近绝地,帝国首都也派出了渎圣队。联军在INIT缪宁脱离挂靠之后投送进场,在跳桥上和他们交战。因为渎圣无法快速补充减员,而且没有加力减伤,我们扰频住敌人走位开始慢慢吞吃蜜蜂的队伍。而敌人的缪宁为了减少损失,选择用远距离低伤害子弹100KM之外狙击WC的寒鸦。不知不觉双方拉扯到星城500千米范围之内,星城锁定上某位联军指挥按下末日武器,闪电链瞬间依照他周围船质量传递,接连集中5位联军指挥官的监视者级。联军不得不让次级指挥们开始点名,命令成员接近敌人的监视者级走位。幸好到这里大部分战斗已经决定了,蜜蜂队伍几乎被团,INIT很聪明的在安全距离观看并且脱离了战场。

如果在战斗开始联军就损失全部监视者级那结果会完全不同。我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结果,KVN跳桥进入无敌,联军从NPC源泉铁壁投送回霍夫比。

在16日的亚洲时区FRT没有单独组织任何对逑瑞斯的进攻,我们是转移目光了吗?暂时不告诉你。我们在准备17日晚的阿紫贝尔上线,另一方面60个新的克隆人战士已经在吉他待命准备投入到绝地贝斯和帝国和谐相处了。

总结起来16日南方是非常祥和的,连我都不知道Legacy正在做什么,他们和蜜蜂似乎都在修养生息,Dotlan显示甚至贝斯和摄魂双双跌出击杀榜前十。

难道和平使者AOM的到来让双方都昏昏欲睡?除了一龙带队将XZ-SKZ增强之外,TCAG显得格外安静。没关系,北天门已经被轰开,接下来联军在源泉有绝对自由来选择战争节奏。希望17日晚FRT在源泉好运。

查看原文

2 Likes

Gsf之前在北方每天就John Ultra cow还有flood三个人每天带队来。F

image

催更,